黄大仙救世网

李银桥妻子回忆:我在毛泽东、身边的日子

发布日期:2019-11-15 1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毛泽东未能喝我们的喜酒,但是吃了我们送去的喜糖。年底,他去莫斯科访问,李银桥想跟随一道去。他说:“小韩不是有了身孕吗?你不要去了,留下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那时,毛岸英也住在西柏坡,身上穿的总是父亲穿过的旧衣服。虽然他年纪比我还大,但我们在毛泽东身边工作,所以他叫李银桥叔叔,叫我小韩阿姨。

  毛岸英也在和刘思齐谈恋爱,有些着急结婚。毛泽东说:“思齐是个好孩子,你们恋爱我同意:可是现在不能结婚,思齐还小,不到结婚年龄……”

  “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!”毛泽东拍响桌子,“我们的纪律你不遵守,谁还会遵守?”

  毛泽东发起脾气谁也不敢再顶。毛岸英出来,独自伤心。我劝他不要急,等有机会再跟主席说。他愁眉苦脸不做声,恰好院子里一只公鸡追母鸡。他嘟哝一声:“公鸡还要找母鸡呢,我可是个人!”便满腔委屈走开了。

  第二天,毛岸英没起床,躺在床上哭闹,谁也劝不住。银桥向报告,有难处,不好出面。和一般人家的继母一样,她对毛泽东的前妻的孩子很谨慎小心。特别是对长子岸英,说话办事都很注意,尽量热情,不要闹矛盾。对岸英的婚事她是热心帮助的,曾给岸英介绍过一位北平来的傅小姐。傅小姐长得很漂亮,但是吃不了小米受不了苦,对热心的事并不热心,终于又跑回北平,那次介绍没成功。

  于是,警卫排长阎长林又去报告毛泽东。毛泽东一听,火了。大步赶到儿子的屋门口。毛岸英还在床上哭闹,忽听门口一声吼:“毛岸英,你想干什么?”

  几个星期后,一天下午,毛泽东在村边小路上散步,遇上毛岸英下乡回来。岸英向父亲打声招呼就想走,毛泽东做着手势:“别走,你过来,结婚的事想通了吗?”

  毛泽东继续散他的步,忽然笑着对李银桥说:“你看我跟谁最近?”天晓得李银桥怎么想的,停了停竟说:“跟我们卫士。”

  毛泽东一下子立住了脚,两眼一眨不眨凝视着李银桥,头缓缓地点一点:“我和家里的亲人一年见不上多少面,只有和你们朝夕相处,一刻不离。我家里这点事,瞒天瞒地瞒不了你们。”

  毛泽东摇头:“也不都是榜样,我也有做错事的时候,有时也跟你们发脾气。不过,从心里讲,我是把你们当家里人,说话办事没有那么多的顾忌。我的事,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不要写,死了以后可以写,如实写,让历史去评论吧。”

  实在说,毛泽东对待我们确实和家里人一样,我们在他面前也很随便。有一次,过去一位战友江燕看我,她说很想见见毛主席,希望能和毛主席照一张相。我说:“这还不容易?我带你去。”

  我径直走到毛泽东的办公室,推门进去。毛泽东正在写文章,我冒冒失失就喊:“主席,你出来一下。”

  毛泽东一家人都把我叫阿姨,周恩来等中央首长便也跟着叫阿姨。那时,西柏坡星期六晚上常举办舞会。我不会跳,周恩来便邀请我:“阿姨,我来教你跳三步吧。”

  我很高兴,下场跟周恩来跳,开始常踩他的脚,但很快就学会了,并且越跳兴趣越高。这时,毛泽东过来了,他说:“恩来教你走三步,我再教你多走一步。”

  毛泽东原则性强,但又是感情十分丰富的人。感情一旦冲动起来,他也会破坏原则。

  来西柏坡之前,一位警卫战士受不了艰苦生活考验,当了逃兵。这名逃兵长一张娃娃脸,年岁还小。他被抓住,押了回来。士兵们愤恨他的逃跑行为,有喊揍他的,有喊关他的,甚至有喊枪毙他的。逃兵吓得脸色苍白,全身战栗着被押往禁闭室。毛泽东皱着眉,露出不忍的神色,经过4个小时的连夜浇筑,天狼高手论坛770345,连声说:“放了放了,快放了吧,把娃娃吓坏了!”

  “就你会带兵?你那个纪律也是人定的。现在是我说话:一不许骂,二不许打,三不许关禁闭!放了他,多做些好吃的,娃娃本来就想家,你关了禁闭他不是更想家?多做些好吃的给他吃,娃娃就少想点家嘛!”

  于是,这名逃兵没受任何处罚,反而比大家多吃了几顿好饭。后来,这名战士再也没有逃跑。

  进城住在香山,警卫战士和有的首长用枪打麻雀。毛泽东见了一串串流血的麻雀,赶紧把目光转开,不忍心看,紧皱眉头说:“今后你们不要打了,任何人不许打。小鸟也是一条生命。你们不要再打,留下子弹打敌人吧。”

  然而,到了1958年,毛泽东在农村调查,又听了一些专家的意见,把麻雀列为四害之一。于是,麻雀便倒了楣。因为毛泽东对害虫是不讲仁慈的,麻雀像老鼠一样,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。直到有专家又证明麻雀“功过各半”,那种“为丛驱雀”的做法才没再重演。